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大成基金:专注投研 发掘股票长期价值

2018-05-10 09:24:36 来源:中国基金报
中国基金报 更多文章>>

以“改善中国人的投资体验”为历史使命,作为“老十家”之一的大成基金,一直力争以专业的投资能力,帮助国人实现资产稳健增值。根据海通证券的统计,2017年全年,大成基金主动权益产品超额收益率为19.46%,在规模前二十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六。其中,有4只产品2017年收益率位列同类前10%,另有6只产品位列同类前20%。

好业绩的背后,离不开强有力的投研团队。18年间穿越多轮熊牛交替,大成基金权益团队形成了以长期投资能力为核心的竞争优势,不仅资深大佬继续星光熠熠,一批新生力量更是崭露头角。大成精选增值基金经理李博、大成趋势回报灵活配置混合基金经理魏庆国与大成创新成长混合基金经理刘旭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投资的要义在于谨慎专注”,不管外界如何风起云动,最终都是要从企业本身出发。

魏庆国,经济学硕士。2010年至2012年任华夏基金研究部研究员;2012年至2013年任职于平安大华基金研究部;2013年5月加入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现任大成中小盘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LOF)基金经理,大成趋势回报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经理。

李博,工学硕士,2009年9月至2010年8月就职于韩国SK Telecom首尔总部;2010年8月至2011年5月就职于国信证券任研究员;2011年5月起加入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现任大成精选增值、大成互联网思维及大成内需增长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

刘旭,管理学硕士。2009年至2010年在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任审计师;2011年2月至2013年5月任广发证券研究所研究员;2013年5月加入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现任大成高新技术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经理,大成创新成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LOF)基金经理。

动能转换 追踪新经济成长

今年以来,关于市场风格切换的争论从未停止,从年初蓝筹股回调、创业板反弹,到近期“独角兽”回归、新经济成长,业内“百家争鸣”。然而谈及这个话题,三位基金经理却明显带着大成基金一贯特有的“钝感”,不轻言风格,不谈论风口,一切都用深入扎实的研究和稳定优异的业绩来说话。

中国证券报:如何看待备受关注的“新经济”与“新动能”?

魏庆国:如果把整个经济体分为新经济和传统产业两块来看,可以比较容易地看到新旧动能的转换逻辑。此前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因为传统产业陷入产能过剩、高负债、高亏损的恶性循环。通过两年的集中整治,在未来传统产业限制产能扩张没有资本性支出的情况下,折旧和利润带来的现金流可以逐步偿还银行贷款,相当于传统产业被盘活了。

但目前,工作重心已转化为新经济、新动能,核心原因就是经济需要进一步发展。实际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大会、“独角兽”回归等等,都已释放了非常明显的政策信号。

中国证券报:市场投资风格是否正在向成长转变?

李博:市场对成长股的认知其实是比较模糊的,必须注意的是,成长股不等同于创业板。不能把2015年市场疯炒过的股票都划归成长股,也不能把过去3年业绩成长10倍的股票和过去两年没有业绩成长、股价跌了80%而近期反弹的股票混为一谈。

我在2016年、2017年都赚到了成长股的钱。粗略估算,2016年约有20%的收益来自成长股,2017年则有60%至70%。在成长股上选到优质股的概率正在增大,且不取决于风格变化、市值大小、板块等外部因素,而只取决于公司本身的质地。

近期创业板反弹仅因为其代表了超跌的股票。投资所谓的小股票没有太大意义,很多目前20亿至30亿市值的股票只有壳价值。展望未来,注册制迟早会放开,这些公司失去壳价值同时也没有并购价值的话,其市值可能会只有3亿至5亿。

魏庆国:不管市场风格是否变化,投资决策最终还是要具体看个股的风险收益比,建议在新经济的方向上,去寻找好公司、好股票。

站在当前时点,传统经济方面,融资难度上升或政府考核导向变化,均可能使传统行业需求低于预期;边际需求变化,对于利润的边际影响弹性极大。新经济方面,在政策预期推升上涨之后,还是要看企业业绩能否跟上,4月底前会重点关注一季报业绩超预期的品种。

刘旭:我很少关心市场风格转换,是否出现、什么时点出现风格转换是很难判断的。在投研决策的过程中,我只赚自己能够看清、能够理解的钱。因此,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对公司的长期跟踪上,包括跑公司、关注新闻、看报告和年报,致力于发掘估值较低的好股票,择机替换持仓组合中已经被高估的股票。

兼容并蓄 打造多元化团队

面对市场日新月异的变化,包容自由、倡导多元化投资是大成基金一直努力的方向。大成基金部总监李本刚表示,正是因为给予基金经理较大的发挥空间,大成基金在不同风格的市场中均有产品表现出色,不负“长跑健将”的称号。

中国证券报:你们的选股风格是什么样的?主要从哪些维度判断股票的价值?

李博:一般情况下,我会将约20%的仓位做均衡配置,从上证50等大股票当中选,其他部分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优选成长股。看好一只股票就会坚定持有,换手率相对较低。

我在选股时对估值没有特别的要求。如果一只股票业绩增速和增速确定性都很好,即使当前估值较高也不会放弃。我曾经在200倍估值时买入一只健康体检股,就是看好其在行业中的龙头地位,且属于消费升级的范畴,成长确定性较高。事实证明,这只股票在2015年年初至2017年年末股价增长400%以上。

魏庆国:我在选股上力争抹掉风格,回到投资和研究的最起点——风险收益比。风格是个结果,我们不能在结果上努力,要把研究和投资建立在一个扎实牢靠的起点上。

判断股票价值,回到最起点就是DCF模型,把每个公司驱动现金流的因子搞清楚,去掉次要因子,抽象出来这个公司的独特价值。有些有独特价值的公司,即使还没有释放利润,也会受到市场的追捧,比如亚马逊、京东,以及几年前的东方财富。

刘旭:大成基金投研团队有“老带新”的传统,几乎每位基金经理的风格形成都深受“师从的基金经理”的影响。我的长期投资愿景是以发现卓越的公司和投资机会为目标去分配精力,尽量减少交易性操作,基于影响企业长期价值的因素去研究和分析,以有积累的方式进步和成长。

选股方面,我习惯从分析企业价值出发,落脚估值水平。一方面考量企业业务的难易程度,追问核心竞争力;另一方面,还要考量在所处行业的不同发展时期,企业所作出的战略选择是否合理、是否具备实现目标的能力。此外,企业治理结构瑕疵、经营理念、管理层的差异度也需要特别关注。

中国证券报:年初股市经历了一轮幅度较大的波动,在防范风险、平抑波动方面,有什么心得?

魏庆国:年初以来,市场的轮动节奏确实非常之快。在应对波动方面,我认为首先要始终保持思维极度开放,以谦虚的心态倾听其他人的看法,用实际行动做一个市场的小学生;其次,风险控制其实体现在研究投资的各个方面、各个环节,必须做好个股的深度研究,算清楚每只股票的风险收益比,控制好组合整体的风险收益比。

判断不定和难以抉择是行业常态,因为我们做的是风险收益比,不是套利。应对复杂的东西,最好的思路就是:退到最基础的牢不可破的前提上,看市场的交易分歧到底在哪里。此外,尽量不要偏离自己的能力圈太远去做决策,股票市场上最大的确定性是现金,面临风险时不要着急做决策,也许市场上有风险收益比更好的替代资产。

刘旭:我觉得避免频繁的仓位调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投资组合的损失。我所管理的基金换手率最低时低于95%的同类基金,组合内重仓股最长持有十个季度。因为从长期来看,做波段、频繁换仓的意义不大。当然,前提还是要在配置投资组合时下足功夫,保证股票具有长期的成长空间。

回归本源 聚焦确定性增长

展望未来,大成基金认为,2017年以来的市场风格尚在延续。在经济复苏或预期经济复苏的背景下,确定性高、稳定性强、具有长期竞争力和壁垒的公司更容易获得超额收益。基于这一判断,大成基金积极捕捉企业成长机会,应对市场变化。

中国证券报:有人提出,“2017年是赚估值修复的钱,今年是赚业绩增长的钱”,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魏庆国:从长期来说,我们只能赚到两种钱:企业盈利增长的钱和通过交易赚到对手的钱。2017年平安、茅台、格力等蓝筹股股价飞涨的背后,实际业绩增长也非常迅速,其背后是行业龙头强者恒强的逻辑。

目前,我的思路是抱紧行业趋势好、竞争力突出的企业,首先要赚到企业盈利增长的钱,最好公司能够维持未来3年净利润复合增占率超过30%;其次就是在这些品种上,通过权衡风险收益比的变化,努力赚到交易对手的钱。

刘旭:2017年的资本市场是蓝筹股及周期股估值回归的过程,可以看成是前两年极端行情的对称反射。而从更长时间跨度看,过去十几年累计的超额收益基本都是由优秀企业凭借商业模式和团队能力的竞争壁垒所创造的。因此,投资无所谓估值是否修复,而是应以发现卓越的公司和投资机会为目标,基于影响企业长期价值的因素去认真研究和分析,发现真正优秀的企业。

中国证券报:当下相对看好哪些方向的投资机会?

李博:我们始终坚持自下而上发掘拥有长期核心竞争力且估值性价比合适的公司,不仅仅包括价值蓝筹,也包括真成长类的成长股。

成长股一直是我擅长的领域,过去主要关注TMT和创业板,但现在也会在医药、环保、家电等行业中选择重仓股。优质成长股首先要有充足的成长空间,从过去来看确实有成长,看未来预计3-5年有一定的空间,并且离行业天花板还远;其次成长性要有确定性,体现在盈利、商业模式的稳定性上。

魏庆国:主要还是看好新经济中显露的投资机会。分行业来看,半导体、新能源汽车、5G通信是三个有扎实产业逻辑的方向,飞机发动机、工业互联网和新材料是三个偏主题行情演绎的方向,而创新药介于两者之间。

刘旭:投资中我偏向于“只赚看明白的钱”,因此关注的重点还是放在家电、汽车等长期关注的制造业领域。在制造业中,原材料成本抬升带来的困境加速了行业整合,多数中上游制造业分行业资产负债率和行业集中度有所改善。但截至目前,已经较难发现系统性低估的品种。因此,目前的投资策略是卖出部分估值合理、未来转型升级中具备不确定性的制造业公司,买入部分竞争格局稳定、议价能力较强的消费品公司。

证券之星网app

上证指数 最新: 3141.30 涨跌幅: -0.42%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