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证券之星专访|拉曼资产张磐:疫情砸出一个十万亿级别高收益债市场

2020-04-16 16:39:06 证券之星综合
证券之星综合 更多文章>>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其传染速度及传染性对人类健康产生了极大危害,对各个国家经济金融也都产生不同程度的冲击,可谓是人类近百年以来面对的一大挑战。就此次疫情,证券之星记者针对疫情过后世界经济、文化、投资等方面的变化趋势问题,采访了拉曼资产投资总监张磐。张磐认为,为应对疫情,中国将催生出一个十万亿级别的高收益债市场。

疫情过后经济和文化的主要变化

证券之星记者:张磐总,请问本次疫情对全球经济和文化方面带来的最大冲击是什么?

张磐:本次疫情对全球经济和文化带来的最大冲击,是对全球化,和全球化带来的全球分工协作模式的撼动。疫情期间,很多国家针对人流,物资流和资金流设置了障碍。全球化浪潮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就处于回潮阶段,而这次疫情加剧了全球化浪潮的回潮。疫情之下,全球化浪潮所带来的正面作用被人为设置的阻断机制所压制,全球化浪潮所带来的问题却被转移到民 粹主义上。全球化改变了不同国家的产业分工,也促使大家都从事自身擅长的领域,提升效率的同时,也使得大多数国家的产业链条显得十分单一。因此,去全球化必然带来全球经济运转效率的降低,各国政府的财政收入,以及企业和居民收入也会因此降低。

证券之星记者:张磐总,请问政府、企业还有居民的收入降低意味着什么?会有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张磐:疫情之下,大多数国家都面临从居民到企业到财政的收入压力。任何国家,都无法承受停摆的压力。疫情期间,政府通过政治动员与居民达成一致。而当疫情结束之后,企业和居民一旦短时间内无法恢复收入,则势必会形成社会稳定的隐患。而政府财政压力也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存在,因此社会矛盾会持续膨胀。当前比较令人担忧的是,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和居民已经失去了战争的惨痛记忆。居民获取收入方式如果无法相对稳定的依靠工资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和经营性收入,则社会治安肯定出现问题。国家财政出问题,风险也势必会向外转移。

证券之星记者:张磐总,您认为未来爆发全球或局部大规模战争的概率大么?如何阻止大规模战争?

张磐:我们无法预测战争,同样,我们无法阻止战争,战争是人类发展形态的组成部分。但是,各国政府,人民应该努力延缓战争。各国政府和人民也应该理解战争的危害,避免自然灾害后的民 粹主义思维。在物质文明相对繁荣的当下,每个国家,每个居民都应该在国家收支平衡和个人收入提升上继续想办法,继续做出努力。而不应对政治路线,生活方式等意识形态问题做过度的关注。我们看到一些国外政府,目前正在将舆论导向转移到民 粹主义道路,这实际上是在为国内失败的长期经济政策以及短期的防疫政策,进行视线转移。

证券之星记者:那么当下什么样的政策有利于国家长期的收支平衡?如何稳定居民个人的收入呢?

张磐:我们应当意识到,居民收入稳定,则企业收入稳定,企业收入稳定则财政收入稳定,财政收入稳定,战争概率下降这样一个基本逻辑。所以当前最急迫的工作,应当围绕居民收入稳定展开。而居民短期受影响最大的收入来源,是工资性收入和中小企业主的经营性收入,居民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承受财产性收入的降低。应当降低财政对地产的依赖,适当增加财政赤字,保障基本民生开支,进一步减费降税,财政通过协调金融机构,创设更多灵活的金融工具,增加对中小微企业的反哺支持力度,稳定就业。

债券市场如何助力经济恢复

证券之星记者:张磐总,贵司过往主要深耕债券市场,请问债券市场如何助力经济恢复?

张磐:我们的主要工作首先是帮助投资者进行财富的保值增值,所以我们是债券投资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未来投资的大方向,肯定是新基建和科技类。对应的是产业类平台和民营企业两条线。第一条线,新基建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基建,更多是融合产业类项目和产业引导类的,过去近几年在平台方面,其实市场普遍是认为基建类平台也就是传统城投要好于产业类,所以有一定的利差是可以挖掘的这是一个方向。第二个方向,就是近期国常会提出了要新增一万亿信用债净融资,围绕实体经济、中小企业宽信用,从这个产业发展的方向看,我们认为这个可能有一个债市科创板的东西可能会慢慢出现,而对于现有的经历过去杠杆和严监管政策的一些比较优质的实体类民企信用债可能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机会。因此,结合国际高收益债市场的发展经验和中国市场的实际情况,我们认为,疫情将加速一个十万亿级别的高收益债市场的建立。

疫情之后债券投资的布局方向及评判标准

证券之星记者:张磐总,那么疫情之后,咱们未来投资的资产布局方向是什么?如何进行投资标的的风险评判呢?

张磐:未来的布局方向还是刚刚说的产业类城投和优质民企两个方面,还是要围绕整个经济机构的长期调整和短期回暖两个基调吧,判断标准还是围绕国家的宏观调控基调、行业产业政策和企业具体盈利能力。除此之外,拉曼资产自己建立了一套符合自身风控认知,基于对过往数据和还款来源分析为基础的内部评级体系。这套体系首先有别于目前外部评级机构有限的评级符号,它的级别符号相对较多,因此可以的级别差异也更加细致。另一方面,构成最终级别符号的,是一系列子集,这些子集里,既包含定性指标,也包含了定量指标。能够对级别排序的科学性起到促进作用。

年报和一季报出炉后的解读和想法

证券之星记者:张磐总,上市公司和发债企业2019年的年报和一季报目前陆续出炉,您如何解读?疫情会不会影响企业的还款能力?现在投资高收益债会不会有很大的信用风险?

张磐:从债券投资的角度看,年报和一季报对企业偿债能力的判断会有很大的区别。疫情确实在一定层面上对一些企业经营活动产生了负面影响,尤其是偿债能力主要基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的这个维度,是有很大影响的。但从长期趋势上看,债券投资,重要的是趋势。从这个维度看,整体经济下行大背景下,光看一年或者一个季度的报表意义相对有限,报表即使有一些所谓亮点,但并不改变长期偿债能力变化的趋势。而一些现在看起来很担忧的关注点,随着利率走势的变化,信贷政策的变化,可能也会变化。所以,看利率趋势,看长期偿债能力变化,这是债券投资和股票 投资不太一样的地方。

支付宝收益率破2%对资产配置和收益的影响

证券之星记者:张磐总,我们关注到支付宝收益率已经破2%,资本市场也在讨论“资产荒”的问题,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张磐:从趋势上看,不论有没有疫情,余额宝都会破2%,疫情只是加速了他的到来,并没有改变整体的逻辑。余额宝为代表的流动性管理工具主要收益来源于货币市场,其收益主要取决于无风险收益率的下行和市场的整体流动性两个层面。

无风险收益率层面,主要以国债作为参照。从短期看确实是因为疫情导致的避险情绪推高无风险资产收益率水平。但是从长期趋势看,世界上主要发达经济体,其国债收益率都会伴随其经济增速的波动而变化。以美日为例,从图1可以明显发现相关趋势。当一个经济体达到稳态增长的时候,利率水平和经济增速是线性正相关的关系。这是因为,经济增长是所有投资回报的重要来源,经济增长越快,投资收益越高,能够支付的利率水平也会提高;经济增长放缓,投资收益下行,利率也会下行。而从2008年以后,我国名义和实际GDP增速都放缓,利率水平却经历了十年震荡,疫情前未出现显著变化,十年期国债围绕3%震荡。伴随后续利率市场化的发展,以及刚兑真正的有效打破,无风险收益率长期走低的趋势不会变化。而至于流动性层面呢,疫情发生之后的全球大宽松都是大家有目共睹,我国央行也是一样的,降息降准等等,这个就没必要展开了。由于疫情的影响持续时间应该比较长,特别是对实体经济的伤害不是一下子就能恢复的,所以可以预见的就是未来一段时间整体流动性水平都会比较好,而从流动性到宽信用到实体经济的一个核心,应该是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这个不管是从3.31国常会的新增一万亿信用债净融资,降低民企融资成本还是新华社的相关报道都可以看出来。所以说,两个大趋势不会变,无风险收益率和流动性,大家要习惯。


1)

疫情后投资策略的改变和优化

证券之星记者:最后一个问题,疫情对贵司的投资策略影响大吗?贵司后期会如何改变和优化?

张磐:对于我们而言,其实影响不大,因为这个判断我们2019年就已经做出来了,方向上我们是对的,所以结构上不需要调整,只是来的快了一点。而且在不同的市场环境和金融周期,拉曼资产会结合自身FTP定价体系,对募集端产品设计和投资端资产信用分布,久期分布和杠杆运用都有明确的主观择时机制。所以主动权实际上在我们自己手中。

最后说说我们认为疫情对于我们最大的启示吧。那就是流动性风险的管理。大家都看到了,3月外盘债、股、黄金、商品齐跌的情况,美股历史性熔断,背后的核心还是杠杆盘和流动性、赎回管理等因素。所以增加相应的流动性管理、控制杠杆这个是需要更加引起关注的点。其实不单单是金融层面,企业财务管理层面也是如此,例如西贝之类的实体行业企业,都在疫情下暴露出流动性管理的问题。

证券之星记者:感谢张磐总。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